“我们两年后,在2016年将会出一款特殊技术的新品” 帕玛强尼工厂总裁透露, 他畅谈行业的基础,市场与未来。(帕玛强尼)

让.马克.雅格特:“奢侈品还当以诚为本”

巴黎,2014年3月24日,奢侈品杂志–时年64岁,出生于于钟表业的摇篮之地,帕米强尼(Parmigiani Fleurier)品牌总裁于三月初莅临巴黎向杂志媒体介绍新品Tonda Métro 以及由费内德里.拉丰(Frederic Laffont)执导的企业正式宣传片《Mesure et démesure (心之所欲, 技之所长)》。影片将镜头切换给这些高精度钟表的设计师和工匠们,他们对镜头表示“他们每天都触摸轻抚微毫米”。一个接一个,这些微如毫毛的零部件最后将建成一座座由钢、银、金、钛、铂、红宝石和钻石的宏伟教堂,“但这其中绝对不会有陶瓷”,让.马克.雅格特会向您说明。他也坦诚,“奢侈品还当以诚为本”。为此他一直拒绝做那种黑色腕表。帕米强尼的风格强调的是创新而不是随便涂改简单改装,在十四年内已创新出了十七款不同机芯,而且马上又将会在钟表界推出一个重要的新品,毋庸置疑这也将是这次访谈的关键词。

您的电影《Mesure et démesure (心之所欲, 技之所长)》将会成为可成为钟表业的理念…
从1996年品牌创建至今,我们的总体战略和理念曾经一直是“« 全程 (face nord )» ”:处于山脚的我们该怎么做呢?为此,我们创建了一个手工工厂。就像一个厨师长想要开一家餐馆,他首先要关心的就是他的厨房。没有手工工厂不会出名牌腕表的。不幸的是,现今我们处在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奢侈品带有另一层隐含意义。

是因为奢侈品也变成了一种产业?
事实上他已经大众化了。产业化的奢侈品是不一样的,它趋于成为大众消费的产品。比方说在一些亚洲的一线城市,我们会发现一些品牌是接踵而来地排着,已丧失了独家销售的概念了。然而,追本溯源,奢侈品是属于手工业的,为一些人的专有技能,也正因为如此才使得它独一无二。

这种大众化是传统的发展趋向…
但是这并不是我们品牌最看重的,我们试着以顾客的利益为我们工作的出发点而不是为金融市场谋求利益的。

其他的一切变化也引发了一些当下的讨论,特别是在中国商业上的发展,似乎要开始放缓,其中一个原因是反浪费和反腐败等运动的开展。
事实上中国本来在他家消费得就相对较少,这只是一种附加现象。中国仅仅从瑞士进口13000块价格在6000瑞士法郎以上的腕表 ,这要远远少于日本或是其他欧洲市场。但是这并不是仅仅因为什么反腐运动也可能是基于销售周期波动或是新型消费群的形成。

如今谁是你们的主要市场呢?
是欧洲,但是坦白来讲,也是因为相比去年中国游客从来没有在国外买过这么多!总的来说,差不多60%的奢侈品钟表客户是中国人,仅香港就达到了三倍的营业额。

帕玛强尼腕表的市场平均价是多少?
在30000到40000 欧元之间。我们的最低价在7000欧,就像我们的新品系列Tonda Metro。旨在使我们的风格和顾客群更年轻化,拥有更为广阔的顾客群。

确切的说,谁是你们的主流顾客?
帕米强尼的客户主要有三个特质,首先,是懂钟表的内行人。其次,是喜爱这个产品并且对零售商有信心的人。最后,他必是钟于这个品牌的人。

对于销售量你有一个目标吗?
我们计划从现在到之后的三年,每年的销售额能在9000到11000个腕表之间,而不是如今的6000个.之后,我们希望能维持每年四到五个百分点的有机增长幅度。基于这样的憧憬,我们也就必须考虑扩充我们的员工队伍。

您手工工厂的特色是什么?
帕玛强尼的时计完全在自有工厂中独立制造。我们为17个别的品牌的腕表工作,这些让我们思想开阔和获得额外的盈利。总而言之,我们的手工工厂由多个培训部门组成以便于专业技巧知识的传授。

依您所见,在这行业改变最多的是什么?
腕表从一种附属品变成一种独立的产品。它本身集合技术、设计、市场学和人文关系。。。今天它非常的成功,因为对消费者来说它代表一种个人产品。也有些消费者买多块腕表,是为了转卖。这种趋向使这个行业活跃起来。

您的网络电子商务策略是什么?
目前,我们不从事网络电子商务。

您已收过收购的提议吗?
收过一次,是美国投资资金方,但从来没有奢侈品大集团,尽管几个月前有流言散播,其中路威酩轩集团 (LVMH)对帕玛强尼迫感兴趣。其实这也不令人惊讶:事实上我们在钟表业方面有很大的潜力。

目前调动您的团队最多的是什么项目?
我们两年后,在2016年会出一款特殊技术的产品。我在二月底曾第一次看到它转动。这将是真正的新品,一个我们投入了5年的心血进行基础理论研究的产品。工程师第一次看到它转动的时候哭了。

在帕玛强尼的市场部协助下进行访谈。



Commenter cet article

(requis)

(requis)